首页 »

养在动物园的大猩猩,可以比野生的多活20年,秘诀究竟在哪里?

2019/10/11 2:49:51

养在动物园的大猩猩,可以比野生的多活20年,秘诀究竟在哪里?


上海动物园长相威武的大猩猩博罗曼去世,像一位老朋友一样离开了我们。它深沉的眼神和威严的举止,似乎还在游客们眼前。对于大猩猩这种动物,你了解多少?你是否知道园养大猩猩的生活习性,又是否知道它们与人类在基因上有多么相似?
 


园养大猩猩会配合人类照顾自己


2017年1月,世界上首只出生于动物园的大猩猩科洛在安眠中辞世,它过完60大寿没多久。她的寿命比野生大猩猩长了大约20 年,如此长寿的部分原因是她受到了人类很好的照顾。


在现今的动物园,饲养员通过训练动物学会参与自我照顾,来减轻照顾动物的压力。例如,让大猩猩学会从奶瓶里喝奶,让犀牛学会刷牙,训练狮子接受疫苗接种等等。


2016年5月,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动物园发生为救孩童射杀大猩猩哈兰贝的事件,引发了关于像大猩猩这样的动物是否应该圈养在动物园的讨论。但是大多数动物园的动物不会很快就放归自然,如果人们希望它们像科洛一样长寿,就需要照顾它们,关注它们的健康和福利。


“我们在动物园并不能仿效动物在野外的做法,”大猩猩科洛生活过的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动物园和水族馆的营养师戴纳•哈彻说,“但是我们正在尝试一些新方法,竭尽我们所能帮助动物重塑这些自然的行为习性。”


在人类照料下成长起来的大猩猩妈妈可能不想或不能照顾自己的孩子。为了克服这个难题,诸如哥伦布动物园和水族馆这样的动物园的饲养员们成为大猩猩代理妈妈,一直守护在大猩猩宝宝身边。


作为代理妈妈项目的一部分,人类代理妈妈模仿真正的大猩猩妈妈的行为,当大猩猩宝宝做不该做的事情时,他们会像大猩猩妈妈一样用咳嗽斥责。他们把大猩猩宝宝驼在背上,用手和膝盖爬行。仿照大猩猩妈妈的做法,代理妈妈会在胸口部位留下一些食物屑,让大猩猩宝宝来吃。通过对这些育婴行为的观察式学习,一些大猩猩成为这些大猩猩宝宝的养母,并且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的宝宝。


在动物园,饲养员通过训练大猩猩宝宝接近奶瓶而不只是接受喂奶,尽量弱化人类与大猩猩的接触。驯养员通过慢慢移动奶瓶远离大猩猩宝宝,直到宝宝学会必须自己动手获取食物。
 


雌性大猩猩比雄性学习能力更强
 

在坦桑尼亚冈贝国家公园进行的针对野生大猩猩的研究表明,年幼的雌猩猩比雄性掌握技能更快,至少在学习捕食白蚁时是这样的。当雌猩猩密切观察母亲的动作时,那些雄性兄弟却把更多时间花费在嬉闹上。


经深入研究后研究人员认为,这项发现也反映出在人类生活中儿童学习能力出现的差异。他们说,在学习书写和绘画时,女孩通常能比男孩更快地掌握这些技能。


动物学家朗斯道夫的研究小组对和其母亲一起去白蚁巢穴的8只年幼雄猩猩和6只雌猩猩进行了观察。大猩猩使用木棍去捕食白蚁,在捕获白蚁时,年幼的雌猩猩比雄猩猩更多地体会到成功的喜悦。 它们掌握这种能力也更早:雌性大猩猩在大约30个月大时就能掌握这种技能,而雄猩猩则通常得到60个月大才能学会。


差异还体现在雌性大猩猩更加专心。她们花更多的时间观察母亲的举动,并且她们使用的技巧与母亲的更为相似,甚至连木棍插入的深度上也是如此。“不管母亲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她的女儿总与其极为相似。”


而雄性大猩猩则更易分心,他们宁愿在树上荡秋干、翻筋斗或与其他猩猩摔跤来消磨时间。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猩猩的专家安德鲁•慧顿说,雄性大猩猩未必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对雌性大猩猩来说,白蚁是非常宝贵的食物。而雄猩猩经常去捕获更大的动物,比如猴子。他们杂乱的玩耍或许是锻炼狩猎技巧的一种方法。

 


大猩猩基因组与人类基因相似度达98%
 

大猩猩是现存最大的灵长目动物,它们生活在非洲热带地区的从林中,不同地区的大猩猩可分为几个亚种。英国《自然》杂志曾刊登论文说,研究人员完成了对大猩猩基因组的测序,分析显示它与人类基因组的相似程度为98%,在进化树上两者分离的时间在约1000万年前。


这一成果标志着科学界完成了对生物分类上“人科”中包括人类在内所有四个属的基因组测序。在分类学中,今天的人类属于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分析显示,与人类分家最早的是红毛猩猩,它在约1400万年前分离,其基因组与人类相似度约97%;随后大猩猩在约1000万年前分离,基因组与人类相似度约98%;最晚分离的是黑猩猩,时间在约600万年前,它的基因组与人类最为相似,相似度高达99%。


论文作者之一、桑格研究所的薛雅丽博士介绍说,这个研究不仅有助厘清上述人类进化史,还发现了其他一些有深入研究价值的问题。比如人们长期以为,听力的进化是与人类特有的语言行为密不可分的,但研究发现,大猩猩与听力有关的基因也经历着与人类相似的进化速度,但是大猩猩不会说话,因此对听力基因背后的进化驱动力可能需要重新思考。


还有一点是,有一个基因在人类和大猩猩的基因组中都存在,但是有这个基因的人会有较高的心脏病风险,而大猩猩虽然也有这个基因,却没有这种心脏病风险。如果能探清这种差异背后的原因,那将有助于推动与心脏病有关的医疗研究。